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1453章 英雄久不回家生內亂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聽罷老大撒旦這番話,羊眼天使答道:“天使總管老大,最高貴的王者,倘若此事確能歡悅幸福天使,讓精多謀略的挪己回歸,那么,讓我們派出偷盜和游牧天使,那個曾經斬殺了百眼巨人的厲害家伙,前往那個位于一個海島上的巖洞,就是拘禁挪己的那個山洞,以便盡快傳送此番不受挫阻的諭言,對那個主事的人,不管他是天使,還是妖怪,讓他把心志剛強的挪己放行,讓他趕緊起程,返回故鄉。我這就動身前往遠東,也就是挪己的老家,以便催勵他的兒子,鼓起他的信心,召聚那些蓄留長發的國人集會,對所有的挪己夫人的追求者發話,那些人正沒日沒夜地屠宰步履蹣跚的彎角壯牛,殺倒拱擠的肥羊,消耗挪己的財富,我將送他前往遠東的其它城市,詢問心愛的父親回歸的信息,抑或能聽到些什么,由此爭獲良好的名聲,在凡人中間樹立威信;英雄的后代自然不能是平庸之輩。”

    說萬這些話,羊眼天使系上精美的條鞋,在自己的腳面上面打了一個結,那鞋本是黃金做就,永不敗壞,穿著它,羊眼天使跨涉蒼海和無垠的陸基,像疾風一樣輕快。

    然后,他操起一桿粗重的銅矛,頂著鋒快的銅尖,粗長、碩大、沉重,用以蕩掃地面上戰斗的群伍,強力天使怒目以對的軍陣,從凱薩琳峰巔直沖而下,落腳在遠東大地,那里有一座巨大的城池,名字叫挪己大城,然后他也不做停留,直趨挪己的門前,來到庭院的檻條邊,手握銅矛,化作一位外邦人的形貌,該武,遠東人該隱后代一個家族的頭兒。他看到那幫高傲的求婚人,此刻正坐在門前,被他們剝宰的牛皮上,就著棋盤,歡悅他們的心房,他們帶來的信使及勤勉的伴從們忙碌在他們近旁,有的正在兌缸里調和酒和清水,有的則用多孔的海綿擦拭桌面,擱置就緒,另一些人切下成堆的肉食,大份排放。

    挪己的兒子己明最先見到羊眼天使,遠在別人之前,他這個王子坐在求婚者之中,心里悲苦難言,幻想著高貴的父親,回歸家園,殺散求婚的人們,使其奔竄在宮居里面,奪回屬于他的權勢,擁占自己的家產。

    他幻想著這些,坐在求婚人里面,眼見羊眼天使到來,急步走向庭前,心中煩憤不平,竟讓生客長時間地站等門外;他站在羊眼天使身邊,握住他的右手,接過銅矛,吐出長了翅膀的話語,開口說道:“歡迎你,陌生人!你將作為客人,接受我們的禮待;吃吧,吃過以后,你可告知我們,說出你的需愿。”

    說完,己明引路先行,羊眼天使緊隨在后面;當走入高大的房居,己明放妥手握的槍矛,倚置在高聳的壁柱下,油亮的木架里,站挺著眾多的投槍,那里都是心志剛強的挪己的器械。

    己明引領羊眼天使入座,那上面鋪著亞麻的椅墊,一張皇麗、精工制作的靠椅,前面放著一個腳凳;接著,他替自己拉過一把拼色的座椅,離著眾人,那幫求婚者們,生怕來客被喧囂之聲驚擾,面對肆無忌憚的人們,失去進食的胃口,他可以不受打擾地詢問失離的親人,父親的下落。

    一名女仆提來絢美的金罐,倒出清水,就著銀盆,供他們盥洗雙手,搬過一張溜滑的食桌,放在他們身旁,一位端莊的家仆送來面包,供他們食用,擺出許多佳肴,足量的食物,慷慨地陳放;與此同時,一位切割者端起堆著各種肉食的大盤,放在他們面前,擺上金質的飲具,一位負責宴席的仆人往返穿梭,注酒入杯。

    就在那個時候,高傲的求婚者們全都走進屋內,在靠椅和凳椅上依次就座,宴席服侍人員倒出清水,淋洗各位的雙手,女仆們送來面包,滿滿地裝在籃子里,年輕人倒出醇酒,注滿兌缸,供他們飲用。

    食客們伸出手來,抓起眼前的佳肴;隨意食用;當他們吃飽喝足以后,求婚者們興趣旁移,轉移到歌舞上來,歌舞,是那個時候富貴人家盛宴的佳伴。

    那些服侍人員將一把做工精美的豎琴放入一位歌手的手中,這位歌手大大有名,也是挪丁家族成員,名叫挪鳴,他無奈求婚人的逼迫,開口唱誦;他撥動琴弦,誦說動聽的詩段;己明開口說話,貼近羊眼天使的頭邊,謹防別人聽見:“對我的告語,親愛的陌生人,你可會怨恨憤煩?這幫人癡迷于眼前的享樂,豎琴和歌曲,隨手拈取,無需償付,吞食別人的財產,物主已是一堆白骨,在陰雨中霉爛,不是棄置在陸架上,便是沖滾在海浪里;倘若他們見他回來,回返近東地面,那么,他們的全部祈禱將是企望能有更迅捷的快腿,而不是成為擁有更多黃金和衣服的富貴;可惜,他已死了,死于凄慘的命運;對于我們,世上已不存在慰藉,哪怕有人告訴我們,說他將會回返故里;他的返家之日已被碎蕩破毀;來吧,告訴我你的情況,要準確地回答,你是誰?你的父親是誰?來自哪個城市?雙親在哪里?乘坐何樣的海船到來?水手們如何把你送到此地?而他們又自稱來自何方?我想你不可能徒步行走,來到這個國邦!此外,還請告訴我,真實地告訴我,讓我了解這一點,你是首次來訪,還是本來就是家父的朋友,來自異國它鄉?許多其他賓朋也曾來過我家,家父亦經常外出造訪。”

    聽罷這番話,羊眼天使答道:“好吧,我會準確不誤地回話,把一切告答。我乃該武,聰穎的該大山的兒子。我統治著該武大城的所有族人,歡愛船槳的族邦;現在,正如你已看見,我來到此地,帶著海船和伴友,踏破酒藍色的洋面,前往該熊大城,乃是和我說共同語言的邦域,載著閃亮的灰鐵,換取青銅;我的海船停駐鄉間,遠離城區,在遠東和近東交界的地方,林木繁茂的北山山脈,令尊和我乃世交的朋友,兩家的友誼可以追溯到久遠的年代,如果愿意,你可去問問挪戊,年長的斗士,他是你的五叔;人們說,此人似乎也是遠征的參與者,似乎還是聯軍的統領,也是剛剛返鄉,他應該和你的父親很熟,也許是一起回來的,他現在住在他的叫作挪戊的大城,棲居在他的莊園,生活孤獨凄慘,僅由一名老婦伺候,給他一些飲食,每當疲乏折揉他的身骨,苦作在坡地上的葡萄園,似乎被他的夫人給騙了,還伙同別人打了他一頓;現在,我來到此地,只因聽說他,你的父親,已回返鄉園。看來是我錯了,看來是有天使滯阻了他的回歸;卓著的挪己并不曾倒死陸野,而是活在某個地方,禁滯在蒼森的大海,一座水浪撲擊的海島,受制于野蠻人的束管,一幫粗莽的漢子,阻止他的回返,違背他的意愿;現在,容我告你一番預言,是大能的天使把它輸人我的心田;我想這會成為現實,雖然我不是先知,亦不能準確釋辨飛鳥的蹤跡;你的父親,挪己,他將不會長久遠離親愛的故土,哪怕阻止他的禁鏈像鐵一般實堅;他會設法回程,因為他是個足智多謀的壯漢;來吧,告訴我你的情況,要準確地回答;你可是挪丁之子,長得牛高馬大?你的頭臉和英武的眼睛,在我看來,和他出奇的相像,我們曾經常見面,在他出征東城之前,同其他軍友,都是族人中最好的壯漢,乘坐深曠的海船;從那以后,我便再也不曾見他,他也不曾和我見面。”

    聽罷這番話,善能思考的己明答道:“好吧,陌生人,我會準確不誤地回話,把一切告答;是的,母親說我是他的兒子,但我自己卻說不上來;誰也不能確切知曉他的親爹;哦,但愿我是個幸運者的兒男,他能扛著年邁的皺紋,看守自己的房產!但我卻是此人的兒子,既然你有話問我,父親命運險厄,凡人中誰也不及他多難!”

    聽罷這番話,羊眼天使答道:“天使屬意于你的家族,讓它千古留芳,瞧瞧你家先祖的后代,像你這樣的兒男!來吧,告訴我此番情況,回答要真實確切;此乃何樣宴席,何種聚會?此宴與你何干?是慶典,還是婚娶?我敢斷定,這不是自帶飲食的聚餐。瞧他們那驕橫的模樣,胡嚼蠻咬,作孽在整座廳殿!目睹此番羞人的情景,置身他們之中,正經之人能不怒滿胸膛!”

    聽罷這番話,善能思考的己明答道:“既然你問及這些,我的客人,那就容我答來;從前,這所家居很可能繁榮興旺,不受別人譏辱,在某個男人生活在此的時節;但現在,那些大能的天使居心險惡,決意引發別的結局,把他弄得無影無蹤,此般處理,凡人中有誰受過,除他以外?我將不會如此悲痛,為了他的死難,倘若他陣亡在自己的伙伴群中,在東城人的土地,或犧牲在朋友的懷里,經歷過那場戰殺,這樣,西城全軍,所有的兵壯,將給他堆壘墳塋,使他替自己,也為兒子,爭得傳世的英名,巨大的榮光;但是現在,兇橫的風暴已把他席卷,死得不光不彩,沒蹤沒影,無聲無息,使我承受痛苦和悲哀;然而,我的悲痛眼下已不僅僅是為了他的死難,那些天使們還使我遭受別的愁煎;外島上所有的豪強,有權有勢的戶頭,來自外地,連同本地的望族,山石嶙峋的近東地區北山山脈的王貴,全都在追求我的母親,敗毀我的家院;母親既不拒絕可恨的婚姻,也無力結束這場紛亂;這幫人揮霍我的家產,吞糜我的所有,用不了多久,還會把我撕裂!”

    聽罷這番話,羊眼天使怒不可遏,答道:“真是無恥之極!眼下,你可真是需要失離的挪戊,要得火急,他會痛打這幫求婚者,無恥的東西。但愿他現時出現,站在房居的外門邊,頭戴戰盔,手握槍矛一對,一如我首次見他的模樣,在我們家里,喝著美酒,享受盛宴的甜香;他前往該地,尋求殺人的毒物,以便涂抹羽箭的銅鏃,家父酷愛令尊,使他得以如愿;但愿挪戊,如此人杰,出現在求婚人面前:他們全都將找見死的暴捷,婚姻的悲傷!然而,這一切都躺等在那些掌管此事的各路天使的膝頭:他能否,是的,可否回鄉報仇,在自己的家院;現在,我要你開動腦筋,想個辦法,把求婚者們趕出廳殿!聽著,認真聽取我的囑告,按我說的做;明天,你應召聚國人壯士集會,當眾宣告你的主張,讓天使作證;要求婚者們就此散伙,各回家門,至于你母親,倘若心靈驅她再嫁,那就讓她回見有權有勢的父親,回返他的宮中,他們會替她張羅,準備豐厚的財禮,嫁出一位愛女應有的陪送。現在,我將給你明智的勸告,希望你好生聽著。整備一條最好的海船,帶配二十枝劃槳,出海探問音訊,你那長期失離的父親,興許能碰上某人,告你得之于那位大能者的信息;對我等生民,它比誰都善傳信訊。先去遠東的北山山脈,詢問卓著的斯托耳,而后前往另一處大城,面見棕發的墨勞斯,身披銅甲的族人中,他最后回歸;這樣,倘若聽說你父親仍然活著,正在返家途中,你仍需等盼一年,盡管已歷經艱辛;但是,如果聽說他已死了,不再存活,那么,你可啟程返航,歸返心愛的故鄉,堆筑墳塋,舉辦隆重的牲祭,浩大的場面,合適的規模,然后嫁出母親,給另一位丈夫;當辦完這些,處理得妥妥帖帖,你應認真思考,在你的心里魂里,想出一個辦法,除殺家居里的求婚人,用謀詐,或通過公開的拼戰;不要再抱住兒時的一切,你已不是小孩。我看你身材高大,器宇軒昂,勇敢些,留下英名,讓后人稱贊;現在,我要返回快船,回見我的伙伴,他們一定在翹首盼望,焦躁紛煩。記住這一切,按我說的做。”

    頂點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