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1489章 一刀之威!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罩門被破,葛長明一身護體靈力頓時紊亂潰散,成了不設防的狀態。

    周圍召喚生物的屠刀,幾乎在同一時間揮落。

    刀刀入肉!

    葛長明的健康值一瀉千里,迅速被打成了重傷狀態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燕秉均為了解脫控制,自己靈力逆轉經脈噴出的那口血,簡直無足輕重。

    白曉文的攻擊還在繼續,他飄然上前,撲入葛長明以及身后的二十余名赤崗山分舵高手群之間,一抖手,從儲藏空間中拿出了一把金背大砍刀。

    召喚生物們默契地退后,轉而去圍攻燕秉均。

    白曉文發動共生,借用力量,目標死亡騎士!

    真元力灌注,進化之眼封存大招發動!

    ——萬剮刀輪!

    凌厲的刀氣,如同怒濤狂潮,將葛長明和赤崗山分舵的高手全部籠罩在內。

    這一招萬剮刀輪,是在沙臺山分舵的時候,從劉舵主那里封存的大招。就連金背大砍刀“千人斬”,也是從劉舵主的尸體上搜刮得來的戰利品。

    論威力,此時的白曉文施展出來,絕不遜于劉舵主本人。

    雖說力量上還有絕對差距,但白曉文的真元力的精純度,卻是強到爆表,足以彌補力量值上的差距。

    真元力形成的刀氣狂潮,在對護體靈力的穿透力上,是劉舵主的萬剮刀輪不能比擬的。

    血腥的一幕出現了。

    赤崗山分舵,那些被威懾控制住的黑天教精英教眾,被動運轉的靈力護體,像是紙糊的鎧甲一樣被輕易撕開,然后他們的身軀,被細碎的刀氣剮成了碎肉。

    而重傷狀態下的葛長明,處于白曉文【千人斬】的直接攻擊范圍內,更是被直接一刀劈殺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刀!”

    白曉文看到【千人斬】的鋒芒處,滴血不沾,不由贊嘆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愧是a+級的銳利度,這個銳利度,在黃金級武器中,當屬頂尖。

    而且比起普通的砍刀,作為黃金級武器的【千人斬】,能夠承受得住白曉文霸道的真元力灌注,不需要白曉文額外注意保護——簡單來說,就是皮實,耐艸。

    作為武者使用的近戰類兵刃,有2級的靈力增幅也很不錯,相當于靈力輸出威力提升了20%。而且,群體攻擊戰技的靈力增幅額外提升1級,也很關鍵,可以說是暴力群攻型武者的極品黃金裝備。

    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重了,用起來不靈便,不知道是什么材質打造的。當然,在共生了死亡騎士的力量后,白曉文基本上還是可以使用自如。

    擊殺葛長明之后,白曉文維持精神力場,轉攻覆舟山分舵主燕秉均,死亡騎士帶起黑色的靈力氣浪,如同一道鐵流,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燕秉均本人已經擺脫了精神力場的持續控制,代價是自身受了輕傷。看到白曉文帶著一批召喚生物殺過來,他心中驚懼,急忙號令麾下教眾前來相助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是覆舟山分舵的教眾,還是其他四處分舵的教眾,都被精神力場持續控制之中。

    燕秉均吸了口氣,身形猛然提縱而起。

    下一秒他就被打了下來,白曉文的入門2級冥想專精控制下,惑心咒符精準命中。

    “控心妖術!”

    燕秉均驚叫了一聲,急忙調運護體靈力,抗拒白曉文的惑心咒符。

    不過白曉文的無恥之處在于兩面夾攻。燕秉均在分心對抗惑心咒符的時候,就慘遭死亡騎士和恐怖騎士隊的鐵蹄踐踏,不僅護體靈力被破,更是口噴鮮血。

    血棘之母的一記靈力音波箭,再次命中燕秉均的“罩門”……

    很快,燕秉均倒下了。

    白曉文收起了精神力場。

    不收不行啊,真元力消耗太快,就這短短十秒鐘不到的精神力場,就耗去了白曉文三四百點真元力。

    而萬剮刀輪的爆發,更是直接用掉了400點真元力!

    進化者世界的技能,消耗靈力并不是一個固定值,而是基于技能本身的階位,有一個浮動的消耗區間。

    靈力消耗區間的最小值自不必說,就是發動該技能的最低消耗。

    而最大值,指的是進化者施展該技能,所能灌注的最大靈力上限。當然這個最大值,也取決于這名進化者本身的爆發能力(即單次輸出靈力的上限)。

    白曉文這一刀,當然是傾盡所能。

    此時的白曉文,一刀秒了赤崗山分舵主葛長明,連帶赤崗山的二十多名精英弟子,看上去威勢無雙,令人膽寒。但是,他的真元力已經消耗過半。

    萬幸的是,敵人沒有進化之眼,看不透白曉文的虛實。

    白曉文目光逼視過去,覆舟山分舵的精英教徒,都畏縮地向旁邊閃開。

    正面阻攔白曉文的兩處分舵,一個全滅,一個舵主死亡。

    白曉文眼眸掃過其余四位分舵主,面無表情地說道:“我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四名分舵主你看我,我看你,誰都不愿意做出頭之鳥。

    白曉文冷笑一聲,略作準備后,收回了死神之容中的召喚生物,翻身跨坐到怒爪背上,繼續向滄州古道,疾馳而去。

    “胡大海,你距離最近,為什么不攔住呂望。”

    唯一的女性分舵主,剔著指甲說道,“他看起來兇得很,實際上已經是強弩之末。我不信他還能把我們都殺了?”

    胡大海冷笑道:“騷狐貍,少在這里推卸責任。他是不能殺了我們所有人,但殺我一人足夠了。你有種,怎么不自己過來阻截?”

    黑天教雖然勢力龐大,但下屬各個分舵之間,凝聚力顯然不夠高,而且在勢力地盤的劃分上都有小心思。

    就比如剛剛白曉文擊殺葛長明之后,轉攻燕秉均。如果有其他分舵主,像燕秉均一樣逆運靈力沖撞自身經脈,拼著受傷也要解控過來相助,勢必會給白曉文帶來很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但是,連一個這么做的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現在該怎么向總壇交代?”第三名分舵主問道。

    胡大海撇撇嘴:“還能怎么交代?領罰就是。呂望畢竟是在試劍谷大破煉魂陣的青年高手,又有‘那個地方’的背景,實力強大,我們攔不住他,難道不是很正常嗎?總壇知道折損了葛長明、燕秉均兩支人馬,也不會對我們過分苛責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只有向總壇匯報了,請他們派出強者堵截。”第四名舵主說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左右護法都在上清派受了傷,目前不宜輕動。而出動長老級的高手,實力不過比我們強一線,恐怕也奈何不了呂望。”第三位舵主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呂望身上帶著千魂玉,不管他跑到天涯海角,圣教都能找到他。先放過他一時,總好過咱們白白喪命。”胡大海道。

    被叫做“騷狐貍”的女舵主,幽幽說道:“不管怎樣,呂望這次踩著我們六大舵主的臉,一鳴驚人……在中原修煉界,必定名聲大噪。”

    四名舵主看著地上的兩名舵主、二十多個教眾的尸體,一陣心悸。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