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119章 爭辯,后路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莫珂早就料到艮祭司會有此一問,打疊起十二分精神,不卑不亢回道:“屬下不知何罪之有?還請艮祭司明示。”他偏不在祭司后面再加大妖二字,以示尊重。

    他很不爽這狗屁小家子氣的艮祭司,只以正式職務來稱呼。

    可聽在艮祭司身后跟著的冠鼠、象妖幾妖耳中,覺得相當之刺耳,卻也不敢造次再多嘴插話,擔心反惹得祭司大妖的不快。

    艮祭司也稍稍愣了下,往常他這句“你可知罪”喝出,不管是否有無過錯,下屬祭徒或者妖衛,都會伏地先行請罪,爭取一個寬大處理的結果,而眼前這小子,果然是仗著郜和那老家伙的勢,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還不知罪?”

    艮祭司冷笑幾聲,怒喝道:“恒厲乃祭塔任命的靈植坊妖衛隊副隊長,你一個管事,有何權力指使下屬毆打并開革他?你口口聲聲規矩,我看你是忘乎所以,根本就無視祭塔規矩,居然還敢自己偽命副隊長,你有這個權力嗎?”

    莫珂待對方數落完,這才不緊不慢開口:“艮祭司,屬下斗膽,要辯解幾句。”

    他很冷靜,也不待艮祭司應允,語出驚妖,道:“是你和容祭司給予我這個新任管事的權力,前天,在祭塔三層,你授予我文卷時候說過,讓我放手去做,不要有所顧慮,也不要怕得罪底下妖屬,容祭司當時在場可以做證。”

    緊著狠狠瞪一眼象妖,道:“我初來乍到,他屢屢冒犯,更被我查出他瀆職貪墨靈植坊庫存、不守祭塔律例等嚴重過錯罪行,這等蠢蟲,為何就不能當即懲治?

    開革他出靈植坊,是不想他繼續敗壞祭塔名聲,把他驅逐出去,是念他這些年在祭塔還有幾分苦勞,讓他有悔過自新的機會自行去祭塔領罪。

    屬下臨時任命妖衛隊副隊長,也當眾說了是暫時,正式的副隊長,還有待上面任命,也于昨天第一時間發函祭塔,把事情原委講述清楚,屬下如此處置,又何錯之有?”

    艮祭司也頗有些頭疼,這小子很有幾分難纏,絲毫不懼他的身份壓制。

    他自不能當眾顛倒黑白,不承認他當初說過“放手去做”的客氣鼓勵話語,這小子居然是把雞毛當令箭使用,至于什么貪腐罪證,聽聽就好,真要與莫珂爭辯象妖的過錯,就落了下乘,反而入了對方的罄中。

    艮祭司呵呵冷笑:“恒厲縱有些許過錯,也不容你把他開革,你應當先把他關押,請示祭塔之后,讓祭塔派員前來做出處理才是正途,你越俎代庖開除一個副隊長,是越權行為!還不是過錯?”

    莫珂聽出對方口氣有所緩和,似乎想讓他認錯,此事就算過去,

    但他現在對睚眥必報的艮祭司深懷戒心,不會認錯給對方任何把柄機會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是要關押于他,等候祭塔派員前來處置,可他一再抗命,咆哮上司,迫不得已,才當場把他擒下并開革出坊,以嚴紀法,維護本管事的權威。”

    艮祭司見這小子油鹽不進,存心不讓他下臺,臉色一沉,喝道:“你處置失當,還敢狡辯,真是冥頑不靈。這靈植坊管事,你是不能勝任了,回山等候發落吧。”

    四周聽著的眾妖衛,有欣喜,有驚訝,有暗嘆,一個個表情各異。

    莫珂臉上沒什么神色變化,真以為他想當這狗屁管事?

    他沒那興趣,但是如此當眾給他難堪,還說什么發落,潛意是要治罪于他了,他且會善罷甘休,道:“艮祭司,你偏袒太過,如此處置更是有失公允,以后,還如何讓下屬服氣?”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艮祭司一聲怒喝,劈手一巴掌揮去,一道凌厲勁風直擊五丈外的莫珂臉部。

    這小子伶牙俐齒又不知敬畏,艮祭司決定用最直接的手段,打壓其氣焰,踩落塵埃,看他還如何爭辯自處?至于另外的大猩猩,等下一并帶走收拾。

    莫珂早有防備,天竅開啟密切注視著身周十米,他都沒走近艮祭司身前三丈,就是防著老王八蛋仗勢欺羊,他豈肯吃這羞辱,在勁風襲近之前,一躍跳開。

    落到路邊一顆白楓樹下,對蠢蠢欲動的剴力微微搖頭,仍然口氣淡定,道:“艮祭司,你無故攻擊祭徒,公然違反祭塔規矩,置塔規律例如何地?希望艮祭司自重。”

    這口氣豁然有幾分教訓包含其中,眾多妖衛、特別是冠鼠和象妖看向莫珂,都是一副看弱智白癡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個祭司要教訓一個祭徒,不是正常得緊。

    還需要太多理由嗎?

    他們對此早就習以為常,莫珂還敢躲閃,還敢大言不慚說大道理?

    不知死活的東西!

    艮祭司嘿嘿一笑,道:“你再狡辯也沒用,頂撞上司,處置下屬不當,你過錯太多,我勸你還是乖乖伏罪,免受皮肉之苦。”說罷,對所有妖衛喝道:“擒下他,若敢反抗,格殺勿論!”他根本就不給莫珂伏罪的機會,和他講道理,真是腦子有毛病。

    他也不再自**份動手,而是命令其他妖衛來羞辱敢當面頂撞他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象妖早就等著這一刻,率先沖出,叫道:“擒下莫珂,若敢反抗,格殺勿論!”

    特意撇一眼站立不動的大猩猩,只要大猩猩敢沖動,他保證第一個上去阻截,借助祭司大妖的力量一舉擊斃大猩猩報仇雪恨。

    莫珂也知道,講道理都是建立在實力對等的基礎上,否則,你與對方講道理,對方與你講拳頭,只是艮祭司肆無忌憚到如此程度,也屬罕見,大叫道:“艮祭司,祭塔還有樹祖坐鎮,容不得你一手遮天,放肆妄為,我再次奉勸你自重!”

    艮祭司心下暗驚,難道這小子還真與樹祖有某種關系?

    上次發生的事情,他思之再三,心中難免忐忑不安,特意去向霧祖請罪,霧祖寬慰他說樹祖胡鬧,與兩個小家伙并無干系,否則,借艮祭司幾個膽子也不敢屢次找莫珂的茬。

    他相信霧祖應當不會騙他。

    眼見象妖不管不顧沖去,艮祭司決定靜觀其變,樹祖很少干涉祭塔事務,若真要出手,他也給自己留有余地,到時象妖的死活,又關他甚事?

    其他妖衛有興奮地跟著沖去幾個,其余大部分只是虛張聲勢。

    莫珂再次朝剴力使眼色,示意不要沖動,他畢竟是祭徒身份,艮祭司多少要有所顧忌,不敢公然擊殺,若是剴力反抗,艮祭司下殺手可不會留情。

    見象妖轟隆隆沖殺過來,莫珂神情悲憤對白楓樹叫道:“樹祖,樹祖,弟子蒙受冤屈,請您老出面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這法子還是木老告知的,只要在有楓樹的地方呼叫樹祖,樹祖便會投來關注的目光。

    到此等境地,他只能信木老的,樹祖若是再不出面,他只能假裝被象妖等妖衛追殺,然后擇機從靈植坊逃出去,趕到祭塔尋容祭司出面了。

    短短十里路的距離,他搶先一步,艮祭司要想追上他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他領悟了風系妖術,目前雖然還不會使用,但于奔跑速度,還是有所助益……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