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97章 漢倭國王印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搞定了融資,也收服了對技術路線存疑的研發人員、統一了思想。

    錢和方向、思路都沒問題,顧玩搞離子加速器質譜儀的研究,也就水到渠成了,剩下都是按圖索驥的活兒。

    連續三四個月,每天上課、考試、實驗室、圖書館、宿舍、食堂……無非是上個學期枯燥生活的翻版,一二三四再來一次。

    中間夾雜了一次期中考試、一次期末考試,都是毫無裝逼新意的重復人生。

    反正從同學到老師,都已經習慣了顧玩專業課一遍遍滿分碾壓了。

    每次成績出來以的時候,誰都不覺得驚訝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哲學啦、人文選修課啦、政治思想類的啦……清一色80多分,不過對于理工科專業而言,這種選修課本來就是你只要把卷子填滿,就不可能掛科的。

    很有個性的成績。

    個人生活方面,顧玩跟麻依依的感覺也淡泊如水,慢慢進展。兩人都是不太在乎膩歪的,所以一個學期下來,也就發展到卿卿我我摟摟抱抱能夠很自然而然的程度,不會臉紅耳熱尷尬局促。

    至于更進一步的齷齪行徑,他們也沒空干,正事兒太忙了嘛。

    麻依依只是普通人類,腦子又沒開掛。一學期比其他正常同學多選四門課,已經把她累得不想動彈了。

    估計她的課業壓力,還得再苦逼一個學期,到大二下學期才會緩下來。

    時間轉眼就到了七月初,期末考試結束,暑假來臨。

    顧玩的科研工作也完成了一個重要階段,該發表的論文都投遞了;該申請的專利,更是在論文發表前就提交了。

    剩下暑期的主要工作,將轉到正式調試和生產樣機上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天是1999年7月2日,一個星期五。

    好多同學都沒等期末考試成績出來,就已經放暑假回家了。所以星期幾對于大學生其實沒多大意義。

    不過對于老師而言,還是有意義的,這是他們暑期前的最后一天上班。

    下午下班時分,顧玩剛在實驗室里忙完出來,就遇到有人在堵他。

    首先是輔導員苗小琴:“顧玩,期末考試成績出來了,你既然還在學校,都不關心一下的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又所有專業課都滿分?”顧玩下意識擦了擦手,問道。

    輔導員好氣又好笑:“沒有,核物理實驗才92分——你都答的些什么?我聽到這個分數還奇怪你怎么不滿分,特地去看了卷子。

    結果有道題,你把‘核與粒子物理實驗方法’的內容答到核物理實驗的卷子上了,都答串科目了!天才也不能蘿卜快了不洗泥啊。”

    顧玩楞了一下,隨后自嘲地拍了拍腦袋:“那就好,說明咱實力沒問題,只是課選多了串了味兒了。核物理實驗這學期其實我一節理論課都沒去上過,難怪最后考串了……

    誒!不對,這考串了也不能怪我啊,我想起來了,教核物理實驗的何老師,不是這學期也在我承包的實驗室幫忙么?

    其實我本來是想要倆教‘核與粒子物理實驗方法’的講師來打雜的,丁院長跟我說教學任務緊,人手排不開。

    還說反正就是做物點法拉第筒和偏置法拉第筒的測試記錄,就把一個教核物理實驗的講師安排過來湊人數了。所以考試那天我看到何老師監考,就串味兒了。”

    輔導員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尼瑪還能再無恥一點么?

    考試的時候答題思路串了科目,居然不從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    反而還怪任課老師在你手下打雜的時候,干的不是本專業的活兒、導致你留下刻板印象?

    要不是丁院長在顧玩身上看到了實現畢生心愿的希望,把一切都賭上了給他保駕護航,就顧玩這情商,在物科院絕對混不過兩集有木有!

    輔導員內心罵罵咧咧地離開了。

    送走輔導員之后,顧玩就注意到,女朋友麻依依也在一旁假裝看風景、實則偷偷等她。于是他立刻換了一副和顏悅色的親昵表情:

    “放暑假了,你要提前回去么?我暑假是回不去了,還要調試樣機呢。”

    麻依依自然而然地讓他摟腰,嘴里卻說著再正經不過的正事兒:“ams的專利申請好了么?據我所知,專利不要求東西做出來之后才能申請,只要能通過實審就行。而且,按照大多數國家的專利法,到實審最多要18個月呢。”

    顧玩:“當然申請了,好幾個國家的受理號已經下來了——當然,只是受理號,不代表最終能審過。這事兒是我媽親自辦的,有什么好擔心的。

    你這是怎么了,前陣子看你悶聲不響念書,現在又突然關心起我的事業來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有關心你的事業好吧!”麻依依擰了顧玩一把,不過也沒像其他黏人精那樣糾纏不放,直接就往下說事兒了,

    “你原先不是跟我說過,等ams做出來之后,要先拿去國外練練手刷刷國際認同感的么?我考完試這幾天,可是一直在幫你留心考古界的學術會議信息。

    為了這事兒,我還翻了好幾國詞典,臨時幾門學外語、啃外網呢。總算讓我查到,八月底到九月初,在扶桑國的博多市,要召開今年的亞太博覽會。”

    顧玩:“博覽會?那只是個經貿合作的大會吧,又不是學術會議。”

    麻依依:“但是,我在網上查到一些蛛絲馬跡,然后昨天還特地拿了你的項目協調函,跑去省博物館求證了,這次的博覽會,確實有一些歷史展的內容。”

    麻依依手上的介紹信/協調函這些,當然是顧玩開給她的。

    因為顧玩正在研發的ams,是科技部和文化部都掛了號的,研發出來的用途就是進行最精確的c14同位素鑒定。所以基本上他想拿什么國內的文物練手做實驗,只要手續完備、有充分的安保監督,不把東西帶出去,各大博物館都會給點面子。

    至于打探點消息,就更不在話下了。

    顧玩知道其中關節,便問:“你說說打聽到的具體情況吧。”

    麻依依:“是這樣的,博多市博物館和博多亞太博覽會組委會,通過扶桑國文部科學省、向我們這兒發來了兩個函。一個是給滇州博物館的,一個就是給我們江南州博物館的。

    扶桑人希望滇州博物館出借漢武帝時賞賜滇王的‘漢滇王之印’,又希望我們江南州博物館借出東漢明帝時期的‘廣陵王璽’,在亞太博覽會時,將這兩顆印璽與博多市當地出土的文物‘漢倭國王印’聯合展出。順便還會組織學術研討會,解析長久以來,學界對‘漢倭國王印’真偽的質疑。”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