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22.昌慶宮外進士科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曹允大這么一個不掌權的“美官”,清貴的學職,突然被點考,包括金祖淳在內都沒想到。

    畢竟各派都早已選擇好了人選,也大致上安排好了三十三個進士的名額。甚至可能錢都收了,然后突然說主考官換人了,這可就錘子了。

    在東亞的官僚體系內,做高官不一定要是進士,但進士出身一定是官場上最受人恭維和尊敬的出身。

    北宋狄青赫赫武功眾所周知,僅僅因為他不是進士,即使做到一路總管,高官的高官。韓琦一樣在他面前殺他的部下,當狄青說焦用是殺敵的好男兒時,韓琦直言東華門外唱名的進士才是好男兒。

    晚清的左宗棠只是一個舉人,雖然也有謠言說是他考中了進士,但是湖南的名額讓出去了一個,所以把他給劃掉。等他已經做到欽差大臣、陜甘總督時,別人一樣嘲笑他這輩子立下天大的功勛也沒有屁用。不是進士,死后就當不得一個“文”字。

    不管是誰嘲笑他攻擊他,總之是把左宗棠給徹底惹火,要撂挑子不干了。最后還是慈禧做主賜了他一個進士出身,才讓當時已經是總督部院大臣的左宗棠平息下來。不然他一把年紀還要去參加科舉考試,搏一個進士出身。

    而在李朝,剛剛李書久滿殿群嘲噴人,可同樣沒有人敢多比比。就是因為他們不是進士出身,就是低人一等。

    再往后權勢喧天的興宣大院君李罡應還沒發達的時候,他的長子李載冕,也就是后來的李興王,李熹。也想弄一個進士出身,光耀門楣。

    李罡應為了讓兒子中試,花費數百金去賄賂當時的主考官南秉哲,人家根本看不上他這點錢。最后李罡應去求到金祖淳的孫子金炳冀,希望他出面通榜。

    為了這么一個進士,李罡應典當家中一切財產,連老婆的嫁妝都賣盡,送去金炳冀府上。人家回了他一句“知道了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李載冕確實中舉,但他一個出身全州李氏的真正王族,為了中進士,尚且需要這般低聲下氣去求人,就知道在李朝想要中一個進士有多難。

    要么你家里的權勢足夠大,大到能讓主考為你通榜。否則你就是天大的銀子也不好使,人家不要你的錢。和錢比起來,一個進士頭銜拿去送給別的兩班豪強,不譬于一份豪華大禮。

    這一屆壬戌科太過于突然,完全出乎所有人的預料。

    還真有可能會出現罕見的公平公正,因為曹允大根本沒來及答應任何一個人通榜,也沒收到任何一個請托。

    殿上一句“既然你是進士,就由你主考罷!”像大餡餅一樣砸中他,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如今已經鎖院,只字片字不許入內,各家的家人仆役也不許入院。只允許送行李包裹,這些都會拆開檢查,防止夾帶。

    根本沒辦法做暗號做標記,或者通信消息,想要聯絡上這位曹大監幾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來參加的都是兩班子弟,以及極其少數罕見的中人和良民子弟,選誰?選了金家的樸家怎么辦?選了樸家的趙家怎么辦?

    洪大守估計曹允大現在肯定悔恨萬分,怎么沒讓自己家族的所有男丁過來趕考。

    反正都要得罪人,不如把自己家的兄弟子侄全部安排上去拉到。李朝可不興什么五服以內登名避讓,你要是避讓考官,那科舉就沒法考了。大家族都是聯姻,不是姨父就是姑夫。

    但這些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閔廷爀和他弟弟閔景爀提過自己沒有!

    如果閔景爀能記得洪大守,那準備謝師宴就行了。份例的銀子,以及中試考生該給考官的銀子洪大守盡有。

    “大監,不知令弟是否知悉學生?”

    “放心,他省的!”閔廷爀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須,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如此便好,如此便好!大監的恩德學生此生此世,沒齒難忘!”

    “尚有大半月的時間,你且回去習字吧,不要再做他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該如此!是該如此!”

    隔壁的大清,如今的科舉就已經開始看重字寫得如何,如果字寫得極好,內容答得稍差,也可能中舉。如果字寫得很差,內容答得還行,那極有可能就直接淘汰了。

    這一風氣到道光以后更甚,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,大卷(會試用大卷,殿試用白摺)上不能有一個污點和修改,必須是規整的蠅頭小楷,不然直接和中試無緣。

    李朝這里沒有這么夸張,但也不是隨便寫寫就行的,說到底還是要工筆小楷才算合格。

    洪大守是個樸素且平凡的人,暫時不敢和全天下兩班的科舉作對,老老實實回家習字。

    天氣一日暖過一日,積雪早就消于無形,楊柳抽芽而發,院中甚至還有了鳥鳴。

    三月到了,李朝的壬戌科進士文試便也如期降臨。

    躲了一個半月的韓三石終于又跑回來洪大守身邊,不僅人回來了,還帶回了倒騰成松商樸周命大房開具的兌票兩萬兩千兩。

    按照事前四五一的分配原則,和金斗吉分了帳,洪大守志氣滿滿的去參加進士科。

    由于考試的題目并不是太多,不需要連考三場,每場三天這樣。李朝的考試是在昌慶宮前的大廣場上,放上數千張乃至上萬張草席,讓生員們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然后你是手臂做案書寫,還是直接把試卷放地上撅著屁股答卷都隨你,反正不管。

    也沒有什么考棚號子,就是露天的,答吧!

    很難想象,要是下大雨刮大風咋辦。可按照記錄來看,一般科舉的日子還真沒有幾次因為天氣而延誤推遲過,可能是和季節有點關系,初春雨水沒那么多,西伯利亞冷風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洪大守驗過四祖清單和鄉班保舉之后,也被引到了一張席子上。倒也不虞走錯,中間御道兩側插著天地玄黃、宇宙洪荒字樣的旗幟,按照千字文來分行列。

    到底以后是去干什么買賣,就看今天這一錘子下去了。

    成與不成,全在一日之間。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