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二百三十章 不妙之訊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郭宋愕然,不等他解釋,梁武立刻搶先道:“沒錯,我們郭長史是提出了這個要求,老薛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用胳膊肘撞一下軍醫薛長壽,薛長壽含含糊糊道:“好像是有這回事!”

    梁武又回頭給士兵們眨眨眼,士兵們一起大笑道:“沒錯,確實有這回事。”

    小魚娘滿臉通紅,眼睛里卻是十分歡喜。

    “梁武!”

    郭宋狠狠瞪了一眼梁武,“你這個混蛋在說什么呢?”

    梁武連忙把郭宋拉到一邊低聲道:“你現在不承認,讓小娘子怎么辦?船隊已經走了,你讓她去哪里?你先別一口回絕,等到了長安,再和你師姑談這件事,那個時候再安排她,小娘子也不會太難受,你信不信,你現在拒絕她,她肯定會哭著跑掉,她身無分文,無家可歸,萬一遇到壞人怎么辦?”

    從未見過梁武這么能說,不過梁武說得也有一點道理,回京城后再找師姑算賬,他什么時候讓小魚娘跟著自己了?

    雖然梁武說得有道理,但他的動機未必如此,郭宋又瞪了一眼梁武,“回頭再收拾你!”

    梁武知道郭宋認可自己的建議了,他心中大喜,連忙上前對小魚娘笑嘻嘻道:“郭公子已經承認了,你就跟著我們吧!”

    小魚娘心中歡喜,連忙催馬跟在郭宋身后,把梁武丟在一邊,眾人頓時哄堂大笑,梁武撓撓頭,干笑兩聲道:“君子有成人之美嘛!”

    “走了!別耽誤時間了。”

    郭宋喊了一聲,眾人騎馬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這時,小魚娘卻放慢了速度,跟在梁武旁邊,小聲道:“剛才謝謝梁大哥!”

    “沒事!郭長史雖然臉皮薄一點,但他不會不承認的。”

    梁武又笑問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叫做春桃,現在恢復本名,叫小魚娘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小魚娘好聽,以后就叫這個名字。”

    小魚娘點點頭,又問道:“郭公子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他做什么,你又怎么會認識他?”梁武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在船上一起抓住了路嗣恭,郭宋在船上很強悍,不知殺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個殺神,在安西殺的人更多,不過我們也好不到哪里去,我告訴你,這位郭公子官名叫做郭宋,是安西都護府長史,我們剛從安西回來沒多久,以后估計也不會去了。”

    梁武又低下頭小聲道:“我再告訴你一個獨家秘密,郭公子以前是個道士,兩年前還俗,還是我幫他還俗的,我在靈州第一次見到他,他就穿一身道袍。”

    小魚娘捂著嘴偷笑,郭公子以前居然是個道士。

    進了濮陽城,郭宋對薛長壽道:“老薛,去找個客棧,我們先落腳,然后買東西吃飯,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一早出發。”

    郭宋昨晚一夜未睡,他著實有些困倦了,他知道小魚娘昨晚也是一夜未睡,對她道:“你也是的,好好睡一覺,明天五更起來,收拾出發。”

    小魚娘紅著臉小聲道:“麻煩公子明天上午叫我一聲,我怕睡過頭。”

    “行!明天上午我敲門叫你。”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次日一早,眾人收拾行裝準備啟程了,郭宋還有點不自在,雖然小魚娘讓自己叫她,但實際上她起得比自己還早,給郭宋端水洗漱,又替他收拾行裝,本來她還準備替郭宋梳頭,但被郭宋以時間來不及為由婉拒了。

    開玩笑,她還真以為是自己的丫鬟了,郭宋幾次想給她說清楚,但見她開心的笑容,最終還是不忍,只能等回長安再說吧!

    客棧外面,數十人紛紛上馬,郭宋見小魚娘也上了胭脂馬,別看她身材嬌小,但動作異常靈活,讓郭宋懷疑她的武藝其實并不低,沒有幾個女孩子愿意承認自己武藝高強的。

    “出發!”

    郭宋一聲令下,率先催馬向城門奔去,眾人紛紛跟上,此時天還沒有大亮,街道上人不多,眾人一路奔行,沖出了城門,沿著官道向西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長安,這幾天元載心中十分煩躁,尤其當監國李適進宮請罪,在第二天火速前往清虛宮,安撫駐扎在那里的郭宋部下后,元載便意識到天子出手了。

    但天子的出手僅限于監國殿下,而對他和朝廷依舊保持沉默,這種引而不發的勢態讓元載十分難受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元載已經意識到自己在郭宋一事上犯下了大錯,從一開始就錯了,他沒有按照規則駁回天子對郭宋安西都護府長史的任命,而是擅自壓下了這個任命,他對外口口聲聲說是行使相國的權力,但天子承認嗎?

    天子對此事保持了沉默,看來并不是他已默許,而是他對自己十分不滿。

    尤其郭宋不久前主動辭去定遠將軍的散官以及靈武縣侯的爵位,明顯是在給天子施壓,連元載也不得不承認,這一手十分漂亮,奪得了主動權,使自己變得被動了,自己該怎么辦?

    這時候元載才驀然醒悟,大唐的主宰是皇帝而不是相國。

    監國李適請罪后立刻改變了姿態,否決了兵部解散郭宋手下士兵的命令,也否決了兵部武選司對李季和梁武的調動,只是在郭宋之事上,李適還保持著沉默,但這個沉默恰恰說明了郭宋之事由天子決定。

    在官房踱步良久,元載最終決定,他必須要和天子談一談郭宋之事,實在不行,自己可以認錯,恢復郭宋的官職和爵位,這個時候再死硬不退讓,對自己沒好處了,該低頭還得低頭,以后再找機會收拾郭宋。

    想到這,元載令道:“給我備車,我要進宮面圣!”

    元載上了宮內馬車,前往內宮面圣。

    馬車里,元載還在考慮著路嗣恭之事,路嗣恭愿出百萬貫錢買一個平安退仕,這個價格著實讓元載感到震驚,看來傳聞不假,路嗣恭真把哥舒晃的數百萬貫財物弄到手了。

    不過讓路嗣恭平安退仕還真不容易,他貪墨大筆不義之財的消息早已在京城傳得沸沸揚揚,想必天子也有耳聞,怎么處理這件事,還得好好費一番考究。

    馬車進了朝陽門,前面就是麒麟殿,天子在內宮接見大臣的場所。

    元載下了馬車,對迎出來的當值宦官道:“煩請通報天子,就說元載求見!”

    “元相國稍候,我去通報圣上,圣上不在麒麟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就在這里等候!”

    宦官飛奔去了,元載負手在臺階前來回踱步,心中還在想著怎么對天子解釋郭宋之事,用魚朝恩之子魚令玄被刺殺比較好,正是那件事導致自己兒子被驚馬撞死,就算是自己和郭宋之間的私人恩怨吧!

    還有王忠嗣之事也可以提一提,這是郭宋對自己仇恨的根源。

    大約過了一刻鐘,宦官回來了,抱拳對元載歉然道:“圣上身體不適,不能接見大臣,還望元相國理解!”

    天子竟然不肯見自己,元載只覺一盆冰水從頭到腳淋下,令他徹底涼透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