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二百一十五章 渡劫在即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“東荒?”嵐嬌心里咯噔一聲。

    “樂亭芪引阿姐去東荒了,六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玉玨反應很快,定然是出了什么事,樂亭芪才會主動來找阿姐。

    嵐嬌暗自咬碎了一口銀牙,一面在心里咒罵樂亭芪果然要壞事,一面又埋怨魔族行事實在是過于不小心,竟被樂亭芪察覺到了蹤跡。

    “最近......”嵐嬌正想要如何解釋,便聽得夙煥傳音來。

    “告訴他實話。”

    “王上!”

    嵐嬌在心里方要反對,便聽得夙煥繼續傳音道:“樂亭芪和晹陽肯定是察覺到什么了,他們帶阿曦去無非是想戳穿我。如今叫阿泱知道了這事,他定然會要去東荒,你將他控在外邊不準他進去,然后讓鄢鎏迅速給本王滾回魔族去。”

    嵐嬌壓下心里的諸多話語,恭聲回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玉玨見嵐嬌遲遲沒有回話,不免生了疑惑。“嵐嬌?”

    嵐嬌抬頭道:“主子,嵐嬌不敢相瞞,只好對您說實話了。最近魔族的確是四處顯露身影,仿若在召集舊部。若亭芪上神真的引著圣女去了東荒,那么恐怕便是為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魔族關阿姐何事!樂亭芪到底想干什么!難道——玉玨忽然想起,玉慕兮消失的事來。

    “即刻去追阿姐!”

    到了東荒外,嵐嬌一把拉住玉玨,道:“主子,這東荒結界入口有神族幾大部落首領的聯合封印,進不去。在這稍微片刻,我已給王上傳了信,王上很快便至。”

    玉玨望著這結界,從前,他與阿姐來這東荒,仿若自家后花園一般。如今,倒還要仰仗起神族來了。

    夙煥還未至,卻聽得天邊云層密布,仿若金戈鐵馬之聲傳來。玉玨三人望去,竟是天族大軍逼近,而為首之人便是那天族公主澄茵!

    “天族?!”嵐嬌驚呼一聲道:“樂亭芪是想圍殺圣女!”

    而玉玨的眸子瞬間就如同北寒極冰般冷冽,樂亭芪與晹陽將阿姐騙來這里,是想圍殺!

    澄茵方一落地,便素手一揮,揚聲喝道:“進!”

    主將卻遲疑道:“公主殿下,你說太子殿下要我們素來東荒擒害,可是太子殿下現在何處?”

    澄茵自然是假傳了旨意才得以出來的,若不是纓羽信誓旦旦的說桑溪進了東荒,她焉能來此。

    “那妖女就在里面,拿下了她便是立下大功!給我破開封印!”澄茵橫眉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萬萬不可!公主殿下!”那主將擋在澄茵身前道:“這結界是由神族封印的,若是強行破開,神族必至,到時該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澄茵冷冷勾唇,道:“就是要他們來!請他們不來,只能如此通知了。靈族妖女與魔族沆瀣一氣,違背六界規條,強闖上古戰場東荒之地,我天族為除害而兵臨東荒。給我破開!”

    有神族在場,大哥,我看你還要如何護這個靈族妖女,這可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。

    玉玨從未覺得如此憤怒過,仿若全身的血液都在顫抖,原來天族是在這里等著他們,等著給他們靈族安上一頂與魔為伍的帽子,然后道貌岸然的用六界為借口對他們出手。

    “少主!”嵐嬌疾行攔在玉玨身前,阻止他進入東荒。“東荒太過危險,你在這里等著,我與王上定然會將圣女安然帶出!”

    玉玨下頜收的極緊,本是溫雅朗潤的嗓音變得緊冷,“這本就是我們靈族的事,絕不該是我躲在后邊。況且,這東荒我來了多少次。”

    嵐嬌攔不住玉玨,急得不行,就差打暈他了。而就在這時,玉玨卻忽然一個踉蹌半跪在地,幸得被傅雪寧摻住了一條胳膊才穩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傅雪寧見玉玨右手捂著自己丹田處幾乎是站不起來的樣子,連忙將他攬的更緊了。

    嵐嬌驚呼道:“主子,你要渡劫了?”

    就算嵐嬌不說,玉玨也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丹田處變化。

    四肢百骸的靈力全部涌現于丹田才導致他腹痛難忍,這就是在積蓄力量引來雷劫的表現。

    早不來,晚不來,偏偏此時來。玉玨氣惱道。

    “玉玨,不要逞強。”傅雪寧看的見玉玨短時間內變蒼白的臉色。

    “主子,這不是小事。你現在是凡人之軀,這雷劫是能要命的,你若出了事,我如何能圣女交代啊。”嵐嬌是確確實實沒能料到玉玨能這么快結丹,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。恐怕不止她沒能料到,就連王上也不會料到的。

    玉玨撐著雪寧的手掌借力,盯著劇痛站起來,閉上眼將聚在丹田處的靈力一點點散去。“不可,我先散開丹田的靈力,能拖一會是一會。”

    “玉玨。”雪寧輕聲不贊同的喚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你能撐得住嗎?”嵐嬌滿目擔憂道,這樣怎么能行?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撐不住。”玉玨睜開眼,對雪寧道:“雪寧,這個時候,我必須要在阿姐身邊。”

    玉玨注視著雪寧的眼,讓傅雪寧明白他并不是要逞強,而是本就應當如此,這是血脈里流淌的東西,沒有一絲勉強與衡量。

    傅雪寧沒有說話,他穩健的將玉玨拉起,用動作代替了回答。

    “東荒里,有阿姐不能見的東西。”玉玨用幾不可聞的聲音道。他記著的,從前阿姐帶他來東荒,有一處地方是從來也不去的。

    那天族主將攔不住澄茵,眼睜睜的看著澄茵命天兵強行破沖那封印,封印還未沖開,卻已經引來了神族!

    “爾等何人,竟敢擅闖封印之地!”

    一聲冷喝自天邊如同天雷炸響般傳來,把那主將嚇得臉色一白,澄茵卻是心中冷哼道:人未至聲先到,好一個下馬威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便有一道光影直沖而來,上神的威壓將那群天族士兵壓得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那主將徑自跪下道:“上神恕罪!天族無意冒犯。”

    澄茵長腿一邁,無視主將的畏懼,上前道:“天族公主澄茵,見過諸位上神。”

    神光散去,竟不是一位上神,而是三位!澄茵終究年歲還小,并不認得他們到底是哪幾位上神,卻也知道定然是部落首領。

    三位上神兩男一女,中間為首的一位上神眉眼間盡是嚴苛,看起來便不是好相與的。剩下的一男一女兩位上神也是眉眼可見倨睨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天族的公主?”中間的那上神眼神怒瞪,語氣頗為瞧不上的道:“聽說你們那天族太子晹陽已經回來了,怎么不見他,竟是由你個女娃娃帶兵冒犯神族之地?”

    澄茵聞言并未表現出不滿,作為天族公主端莊的樣子她手到擒來。

    “上神,我天族并不是要冒犯你們,而是要為六界除害。”澄茵笑得挑不出一點錯處來。“幾位上神還不知道吧,魔族已經卷土重來了,據我天族密探回報,那魔族妖孽已經潛入了東荒內欲圖謀惡事!”

    神與魔多少萬年的相爭,澄茵如此道,自然挑起了幾位上神的怒火。“胡言亂語!你這女娃娃可知這是何地,這上面有我神族的封印,非神族之人不得入!”

    如若不然,他們幾位也不會這么快,在澄茵破開封印前就趕到。

    澄茵聞言眼眸一動,道:“有神族的封印是不假,可若是那魔族余孽挾持欺騙了神族之人呢?”

    澄茵是知道樂亭芪在里面才如此道,她既想讓桑溪脫不了干系,又想將樂亭芪撇干凈。

    神族會叫魔族給欺騙了?真是笑話。

    “你這女娃娃,可知欺愚上神的罪名?”另一名男上神終于開口,聲音還算溫柔。

    澄茵微微一笑,福了一禮。“澄茵不敢,上神若不信,進去瞧一瞧便知。若晚了恐怕就真叫那魔族余孽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那三位上神互相對視一眼,量這仙族公主也不敢騙他們,于是便道:“好!我昆侖便進去瞧一瞧,到底是哪些魔族余孽要來尋死!”

    澄茵低頭掩去眼中神色,心中道:“原來這便是昆侖的那三位上神。聽聞最是喜歡端著上神的那一套,最恨魔族不過。大哥,你護不住她了。”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