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四百八十四章 珍稀物種

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
    “快看湖里!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水庫那邊再次傳來人的驚呼聲,似乎又有人釣上大魚一般。幾個人聞聲往那邊看去,就看到一個黑影正快速朝自己這邊直線移來,一路未曾猶豫過。

    “臥槽!”

    劉暢的視線最好,老遠就看到了是另外一只大甲魚追了過來了,那只甲魚的體型比自己釣上來的這只更大。看到這一幕,劉暢除了這兩個字,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。

    旁邊的王栗的反應也差不多,這個時候他已經把鏡頭從岸上的這只斑鱉轉到水里的那只,看著那只追了過來。

    水庫周圍的人此刻跟著驚呼起來,看到一只這么大的甲魚竟然往岸上追來都被驚住了,所以忍不住大聲驚叫起來,難道水里的那只甲魚就不擔心被人抓住吃了?

    劉暢釣上來的這只是一只母的,這個上岸的時候他就知道了,按照家里的土方法來辨識。所以見到另外一只比這只大,立刻就確定了那只肯定是公的了,這是奮不顧身的追妻了?

    “水里的那只應該跟這只是一對吧,估計不會上岸,只會在水里看著。我們要不要把這只母的放了,這拆開人家一對,有點傷天和。”

    王栗看了眼被他們圍住的母甲魚,又看了眼水里的那只,他覺得那家伙應該沒那么大的膽子上岸,畢竟岸上人可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讓所有人意外的是,那只甲魚根本就沒停留,也沒遲疑,直接朝母甲魚這邊沖了過來,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也被抓了起來。

    沖到母甲魚旁邊后,那只公的一邊用自己的頭去頂那只母的甲魚,確定母的并沒什么事情后,然后扭頭看向周圍的人,眼神里面似乎帶著祈求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難道這只甲魚真成精了?

    劉暢看著那只公甲魚的樣子猶豫了下,這家伙的眼神里面真的有祈求的意思,難道是自己多疑了?但是他轉頭往周圍看了一眼,發現其他人的神色跟他差不多,這不是錯覺。

    “讓一讓!讓一讓!農大的專家過來了,讓他們先過去給那個大家伙檢查下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堤壩上有人喊了起來,人群立刻讓出一條通道出來。農大的那些專家們提著工具,小跑著朝劉暢這邊趕來。

    農大的人過來的很快,主要是因為電話里說的東西太讓這些人緊張了。無論是黿還是別的種類,或者斑鱉,這么大的一只甲魚都不會是什么普通的物種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知道消息后,立即就開車派了一個小隊過來。不僅有專業的檢測工具,還有護理工具,把釣上來的這個大家伙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還有兩只了?”

    到了地方后,看到兩只廝守在一起的大家伙,一只被困住了四條腿,一只在那不斷的蹭著,農大的人也傻眼了。他們剛才接到電話,只說一只,這會怎么就冒出來兩只了?

    “這只是釣上來的,這只是看到后自己爬上來的,應該是一對,要不然也不會這樣子。”

    岸上的人這會都有點同情那對家伙的遭遇了,甚至還有人在做著劉暢的思想工作,讓他把這一對家伙全部放生。劉暢沒有吭聲,有什么還是等確定種類后再說。

    如果是珍惜動物,那自然得放生。如果不是,劉暢準備把這一對拉到自家水庫去養著,那里的環境跟著不會差多。吃是不可能吃的,這么大的東西,還快成精了,怎么能隨便吃呢。

    “別愣著了,趕緊檢查測量,給那只受傷的甲魚護理!”

    農大的帶隊人看了眼兩個家伙后,大聲朝跟來的幾個人喊道,其他人立刻給兩只大家伙做了一個周身的檢測,還給那只母的傷口上了藥。整個過程很輕,也很溫柔。

    兩只大家伙沒感到傷痛,所以也就沒反抗。加上它們是不是生活的時間很長,還是因為它們跟人打交道多,似乎跟人之間沒那么多害怕,很安分的給農大的人檢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后還稱了下那只公的重量,三百四十公斤,已經破了國內乃至全世界目前抓到的最大的甲魚的記錄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斑鱉,又叫太湖鱉,我國特有的品種,很稀有的一種鱉。以前這種鱉都被人當成了黿去了,對它們的認識不夠,沒有專業系統的去研究它們。加上現存數量稀少,這種物種一直都沒怎么被人重視過。”

    農大的人過來仔細看過了兩只甲魚后對旁邊的劉暢說道,他們對這邊發現兩只這么大的家伙還是很有興趣,這可是野生存活的斑鱉,研究價值很高。

    “斑鱉?確定是斑鱉么?”

    劉暢開始沒反應過來,聽了農大的專家的話后,隨后想起自己記憶中看到的一條消息后立刻震驚起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這兩家伙背面平滑光澤,暗橄欖綠色,背上不少黃色點斑,其間更有無數黃色細點,還形成了不規則的一圈黃色點斑。”

    農大的帶頭人沒有對劉暢的懷疑生氣,而是指著兩只甲魚身上的特點跟劉暢和他的學生們介紹起來。

    “斑鱉的頭、頸及四肢背面都為黑綠色,具不規則的大小黃色斑。這種密集的黃色斑紋就是斑鱉的特點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鱉生活于江河湖沼中,底棲,以水生動物為食物,卵生。我們國內的趙先生對這個很有研究,還做出過不少努力。我有幸和他有過接觸,所以知道這種鱉,不過這個現在還沒確定有效性。”

    農大的帶頭人介紹水里的兩只大家伙后,想起了自己的某位老朋友,然后有點感慨和遺憾,似乎對這種鱉沒有被有效確定下來的遺憾。

    “湘南這的大水庫原來就是在一條大河形成的湖泊上面修建的,這里的水質保持的很好,加上歷史十分悠久。出現這么大的斑鱉很正常,這斑鱉的年齡應該過千了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那個水庫綿延十多里,周圍一直沒有什么人家,加上這里的植被茂密,環境保護的很好,估計應該那里還有更多珍貴的淡水魚類,有機會了真想去那邊調查下看看。”

    農大的帶頭人這個時候也緩了過來了,不再說自己老友的事情了,看到這兩只斑鱉有點感慨的說道:

    “我們國內現在不少的動物都處于頻危狀態,也不知道湘南這里會不會能發現一些,大水庫那邊是最有可能的地方了。斑鱉只是一種,說不定還有別的珍稀物種。”

    劉暢對這些感覺不深,保護動物什么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做,這些也不是他能關心上的東西。所以農大的帶頭人的話他也只隨便聽聽而已,并沒怎么放心里去。

    不過如果這兩只家伙真的都是斑鱉的話,那就真的火了。劉暢重生的時候,南邊的某個國家還在對一只班鱉定型為國寶,據說那只班鱉死后全國都在為它傷悲。

    而那只才二百二十二公斤,比自己這里的兩只小多了,年齡也沒這邊長久,而且還只有一只,自己這可是兩只呢。說不定水庫周圍還會有更多的發現,有可能會有一個野生斑鱉家族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要知道,現在國內對斑鱉進行了很多次產卵試驗了。為了讓斑鱉不至于絕種,甚至把兩個地方的一雌一雄斑鱉遷到一起去,就為了能夠繁殖出來新的斑鱉出來。

    但是結果都失敗了,到現在為止,一直到劉暢重生的時間,那邊都沒繁殖出來,反而是那只雌的最后死了。而野生的有沒大的斑鱉。一直都沒有相關的消息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前世自己這邊的大水庫有聽說過各種鱉精的傳說,什么跟桌子一樣大的鱉,但是這些只是傳言。真正現世有確切記錄的很少,是不是自己見到的這兩只,劉暢自己也不確定。

    而且前世大水庫這邊的環境可沒現在好,就是整個湘南,也沒現在的環境好。所以那時的各種動物生存環境要差不少,有沒這兩家伙存在,也很難說。

    現在整個湘南綠水青山,環境優美,各種野生物種多了不少。有些原本很罕見的家伙跑了出來,生存時間長了,這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這兩只斑鱉先不要放生,你們通知市里的領導,然后臨時給出一個方案安置這對斑鱉。另外,我需要馬上把一些相關消息公布出去,還需要邀請一些專家過來,共同商討下怎么處置。”

    給兩只斑鱉全面的檢查一番后,農大的人并沒立即離開。帶頭的人給水庫管理處的人交代了一番,然后拿出手機去一邊打電話去了。這事情不是他們能決定的了,還需要問問上面的態度。

    “臥槽!真是斑鱉啊,還是一對,這是不是成精了?”

    王栗的直播并沒關,農大的專家介紹的時候,他們都能聽得到,看的到。特別是看到母的被釣上來,公的竟然不顧生死追了上來,所有的人都炸了。

    “劉總,你搞的那只甲魚什么時候吃啊?我準備坐飛機趕去你們湘南吃去!還帶上了82年的拉菲。”

    這時劉暢的手機響了,他看了一眼,電話是老馬打過來的。接了電話后,老馬的聲音傳了過來,還帶著一絲揶揄。

    “不敢吃了,我釣了一只上來,結果水里又跟著爬上來一只,這是一對,都兩三百公斤一只啊。這么大的家伙,你敢吃?”

    老馬應該是在揶揄自己,所以劉暢笑著回道。82年的拉菲這個概念,早就被劉暢在圈子里面玩瘋了,他們這些人都沒把那東西當回事,也就當笑話聊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敢吃,那是斑鱉,我在蘇州見過一只跟你那的那只差不多的斑鱉。這可是快要滅絕的珍稀動物,給我一千個膽也不敢吃。你那現在有兩只?這么牛逼?趕緊拍幾張相片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馬隨即也慫了,他是認出來這是什么東西,所以才會和劉暢開玩笑。只不過聽劉暢說一只變成了兩只,他也忍不住驚訝起來。這東西那么稀少,發現一只都不容易,結果這里一次性發現了兩只。

    “嗯,現在上岸的有兩只,水里還有沒有,不太清楚。農大的專家們好像在跟市里商討,據說還要請示上面,對眼下的兩只進行保護,然后對大水庫這邊深度調查一番,看有沒別的斑鱉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的事情,劉暢管不上了。怎么處理,已經上升到了市以上的事情了,他沒那資格。不過他的釣魚冠軍最后輕松的拿到了,大條魚最重,總重量最重兩項冠軍,后面再沒誰釣過這么大的家伙上來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們要去大水庫那里看斑鱉!大水庫那里有兩只很大很大的斑鱉!聽說要成精了!”

    讓劉暢意外的是,斑鱉這件事情的發展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。他的四個孩子一放學,就跟劉暢叫嚷著要看斑鱉,就連老劉夫妻,以及在上班的張雪,都知道了這些消息,一個勁的詢問相關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好,等下我們吃完晚飯后,一家人過去看怎么樣?不過你們從哪里知道的,大水庫那有斑鱉呢?”

    兩只斑鱉現在還安置在大水庫那里,單獨給它們兩弄了一個大池子,還有專門喂養的人。怎么處理,還得等上面的討論結果。劉暢想要過去看看,這方便的很,直接去大水庫那就好。

    “嗯,謝謝爸爸。我們學校有同學帶著手機,他們在朋友圈看到了那兩只大斑鱉,一直在學校里說這個呢。”

    劉祺聽后看了劉暢一眼回道,學校不少同學都有手機,但是他們兄妹幾人沒有。一人就一個定位手機手表,除了打電話定位,其他都做不了,別說刷朋友圈和玩游戲了。

    劉祺很想讓自己爸媽給自己買個手機,但是他爸劉暢不給。不僅是他,妹妹和弟弟們都沒有。想要有手機,那得等到上大學再說。

    從小學到高中,他們兄妹就只能用手機手表,這讓劉祺一直在盤算著,希望自己快點長大,到時候上大學就會有手機了。
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就愛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广西今日快三